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

优惠加码、避寒游热度上升这个冬季旅游市场不寒冷

捷信金融官如何提前还款【以打开网页显示】→【点击打开查询电话】欢迎您的来电咨询,用我们的真心和诚心,换您的放心和舒心!jiexin0158朋友介绍了★全天★24小时在线★保证真实,全国受理,无需添加,直接拨打即可接通....每天送200万个包裹!澳邮政经历史上最大包裹递送周


捷信金融官如何提前还款

  

  从北京六环边的花庄地铁站出来,步行走过一片工地,再打车往东南方向。当计价器金额显示接近七十时,才终于来到目的地。

  这里是北京,却又不是大家印象中的北京。

  强棒天使棒球基地,就坐落在这里。

基地的孩子们进行日常训练。李霈韵 摄
基地的孩子们进行日常训练。李霈韵 摄

  在这个基地里,有68个棒球少年——最小的6岁,最大的15岁。几乎每个人的背后,都有一段辛酸的过往。

  因为棒球,这些曾经顽劣的少年,有了自己描绘人生轨迹的机会。

  一个星期之后,以他们为主角的纪录片《棒!少年》将登陆院线。几场点映过后,目前《棒!少年》豆瓣评分高达8.8分。

这里的孩子们和其他孩子一样,爱玩爱闹。
这里的孩子们和其他孩子一样,爱玩爱闹。

  “心想我伯父可能是把我卖了”

  小双今年14岁。2015年基地刚成立不久,他就来到了这里。

  在小双还没出生的时候,爸爸就去世了。妈妈把他的双胞胎哥哥送了人,之后就再也不见了踪影。

  小双只能跟着大伯生活。五岁时,大伯去世了,他便跟着二伯生活。

整齐排放的脸盆。王昊 摄
整齐排放的脸盆。王昊 摄

  “刚过来的时候,心想伯父可能把我卖了,不要我了。当时我不想跟孙教练走,可他们把我抱上车,我一边踹门一边哭。”

  小双所说的孙教练,是基地的创始人孙岭峰。他曾是棒球国手,参加过北京奥运会。2015年,孙岭峰创建了这个基地,开始接收原生家庭有残缺的孩子。

  尽管开始百般不愿,但小双最后还是留了下来。时间一长,又有其他孩子作伴,他慢慢习惯了在基地里的生活。不过也许是因为经历,小双比其他孩子内向得多。

  可内向的人,也有发火的时候。

  “他骂了我爸,说我爸在墙上挂着。我心里不高兴,就打起来了。”小双说。

小虎(左)和小双。王昊 摄
小虎(左)和小双。王昊 摄

  和小双打架的人,叫小虎。2017年,12岁的小虎来到基地,没多久就和小双动起了拳脚。

  第一次看到小虎的时候,孙岭峰直拍脑门儿。“他来的时候就是一‘流氓’。家里没人管,天天在马路上晃荡。”

  小虎刚出生3个月,妈妈就被爸爸打跑了。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爸爸常年在外务工,奶奶眼睛不好,没有谋生手段,小虎便游荡街头。

  《棒!少年》的导演许慧晶,曾讲过这样一件事:有一次回家,小虎爸爸带回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弟弟。之后第二天,爸爸骑着摩托车带着俩人出去玩,而小虎一个人在家饿了一天。

基地里有专人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。李霈韵 摄
基地里有专人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。李霈韵 摄

  刚来基地时,小虎基本不识字。孙岭峰问他一加二等于几?小虎回答,等于三。孙岭峰又问,二加一呢?他摇摇头,说不知道。

  小虎来到基地后闯祸不断,开始并不受欢迎。言语激怒小双,只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棒球这破玩意就是哄小孩的”

  由于原生家庭的缺陷,这些孩子在来到基地前,性格大都比较顽劣。

  有一次小虎欺负了别的同学,学生家长抽了他一顿,他就把人家的车胎放了气。课堂上,小虎也是极闹腾的一个:“老师讲着课,我拿打火机点了炮仗往教室里扔。”

基地会议室墙上挂着孩子们的照片。王昊 摄
基地会议室墙上挂着孩子们的照片。王昊 摄

  说起以前的“辉煌事迹”,小男孩们“不服输”的个性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。小双说,“你这都不行,我上人家房顶上,拿一块布,把人家烟囱堵了。”

  “我以前老废了,真的是没出息。”

  现在的小双,除了见陌生人时会显得拘谨,一旦打开了话匣子,爱开玩笑,皮得很。

  大家都在成长,小虎也在努力收敛自己身上的“匪气”。谈到棒球,他会和青春期的大部分男孩儿一样,心气儿很高。

孩子们的球衣。李霈韵 摄
孩子们的球衣。李霈韵 摄

  “一开始,我以为棒球这破玩意就是哄小孩的东西。后来看他们打比赛,特别激烈,玩了命一样。还有一部电影,也让我改变了对棒球的看法。”

  小虎说的电影是《42号传奇》,讲述的是美职棒大联盟历史上首位黑人球员,顶着种族歧视的压力证明自己的故事。

  2018年,由基地里孩子们所组成的球队,作为亚太区唯一一支代表,受邀参加了PONY世界大赛U11 Bronco组决赛。小虎和小双都随队去了美国,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国。

日常训练
日常训练

  “咱们来的时候是白天,怎么到这还是白天?”对于小双和其他孩子,不熟悉的一切都很新奇。

  但很遗憾,小虎由于超龄没能上场,而胳膊有伤的小双出现了关键失误,他们最终输掉了比赛。

日常训练。李霈韵 摄
日常训练。李霈韵 摄

  小双在比赛后哭得站不起来,一旁的小虎用各种方式安慰。

  那时的他们,已经从缺乏管教的“野孩子”,成长为想获得胜利的棒球手。

  “身边朋友反正让我坑一溜遍”

  去年春节,因为训练比赛的压力,以及惦记亲人,小双自己跑回了家,不想再去基地了。为了能把小双带回来,孙岭峰去了他家里8趟,“我知道早晚得给他弄回来,在社会上他就废了。”

女队训练。
女队训练。

  基地里一共68个孩子,像小双这样让孙岭峰操心的又何止一两个。孙岭峰说,他想把这些孩子以前缺的东西,加倍补回来。

  现在基地里的孩子们,每天上午上文化课,下午练棒球,大多数活动都在基地。

女生宿舍。李霈韵 摄
女生宿舍。李霈韵 摄

 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中间隔着图书馆。宿舍里都是统一的上下铺,衣柜和桌子也都是一样的。不过,女生的被褥有小碎花,男生的则是更素的灰色条纹。女生宿舍的储物柜里还多了毛绒玩具,墙上贴了卡通墙贴。

  中午的时候,孩子们一起在食堂吃饭,自己刷碗筷。见到客人,他们也都会有礼貌地点头问好。

孩子们正在上课。李霈韵 摄
孩子们正在上课。李霈韵 摄

  孙岭峰自己计算,从把孩子接到基地,一直到他们进入社会,每个孩子平均要花费几十万。基地本身也不是一成不变,因为拆迁等原因,基地已经搬了四次家。

  基地眼下能接到外界的捐赠,但没有固定的资金赞助。“(资金来源)比如说我自己,身边的朋友。我身边朋友让我‘坑’一溜遍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前两天,小双终于又回到了基地。一回来,他发现自己的同龄人都比自己高了,技术也更好了。小虎已经开始帮助教练训练小队员,他表情严肃地下达指令,偶尔出声督促偷懒的队员,很像那么回事。

小虎带领年纪小的孩子们训练。李霈韵 摄
小虎带领年纪小的孩子们训练。李霈韵 摄

  不过小双并不慌,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跟上大家的步伐。”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改善家人的生活,毕竟他们是我的家人,最亲的人。”

  小双停顿了一下,又说:“可能他们赶不上我成年之后的辉煌。但是如果赶上了,我一定会管的。”(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

  (作者 王昊)


【编辑:岳川】

  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